鬼故事大全

鬼贴1

鬼故事大全 |本文有1966个文字,大小约为9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睫毛膏

  月色当头,夏悠然从图书馆出来埋头疾走时,迎面忽然跳出来两个女孩,热情地招呼道:“你好!”

  “你们好。”夏悠然吓了一跳。

  两个女孩梳着哪吒发型,寒风中穿着单薄的红衣红裤,看着喜庆,可是配上两张分外成熟的脸,反倒让人不忍直视。

  “同学,我们是卖化妆品的哦!”哪吒女使劲儿眨巴一双小眼睛,“用过就会像我们一样漂亮!”

  夏悠然看着她的脸吓得一哆嗦,急忙低头假装看传单。

  一阵寒风吹过,一个哪吒女的身体竟随着风向微微晃动起来,另一个则眼疾手快地拽住她死死拉住。

  夏悠然全然没注意到这幕,她只是低头看着传单。

  哪吒女们暗自松了口气,其中一个递过来管睫毛膏:“这是赠品,请收下。”

  “谢谢!”夏悠然开心地握在手里,她转身的瞬间,哪吒女们脸上的红色迅速退下,整张脸犹如刷过白漆般惨不忍睹。

  夏悠然边走边看睫毛膏上的小字,却迎头撞进了一个人的胸膛,那人抬手就把睫毛膏给夺了过来塞进口袋:“呦呵,你这样的人还喜欢上化妆了?”

  “关你什么事!”夏悠然抬头发现是李墨,脸色一变。

  这两人互相揶揄着往前走,快到教学区时,迎面忽然跑过来一群女孩,被拥在最前面的是校花潘婷婷。

  潘婷婷捧着花束,她在寒气肆掠的天气只穿了条单薄的裙子,大大方方地说道:“李墨,喜欢你!”旁边瞬间涌来好些看热闹的人,各种起哄。

  李墨只是不动声色地看她,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夏悠然被挤在人群中相当不自在,她正觉难堪,舍友林紫一把将她拉了出来,低声说:“怎么还敢站在那里,没注意潘婷婷看你的眼神吗?关于她的传闻你又不是不知道。”

  夏悠然“哦”了一声,谢了林紫后往女生宿舍方向走去,等快进宿舍楼时,李墨的电话打了进来。

  “你怎么忽然就不见了?”李墨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生气,“在宿舍楼前等我!”

  十分钟后,李墨匆匆赶到,先是质问了夏悠然为什么要离开,随后眼睛眯起来看她:“你就没想过,可以从潘婷婷身上学到些什么吗?”

  夏悠然迅速脑补了一下潘婷婷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假睫毛和她那一身美丽冻人的穿着,果断摇头:“你想害死我啊!这么冷的天,要我学她穿那身薄裙子。”

  李墨的脸颊微微抽搐了几下,冷笑道:“你进去吧,我要去跟潘婷婷约会了。”

  等夏悠然气嘟嘟地跑进宿舍楼后,李墨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掏出之前从夏悠然手里抢来的睫毛膏,拧开后,将一小包辟邪朱砂洒了进去。

  片刻后,睫毛膏中缓缓流出黑色液体,几秒后黑色液体骤然缩紧,凝固成一只黏糊糊的黑色虫子,虫子的眼睛及嘴巴均呈现出窟窿状,它粘腻而又缓慢地往前爬行了数厘米,似乎被身上密密麻麻的朱砂粉压制得越来越吃力,终于停滞不动,慢慢化成了一股黑水,恶臭散开。

  一股邪笑在李墨唇边勾起,方才他一眼就看出夏悠然手中的睫毛膏绝对有问题了。此刻他抬脚碾了碾地上的黑水,低声笑道:“这个校园,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呢!”

  大闹宿舍

  夏悠然回到宿舍后,怎么想怎么别扭,正独自生着闷气,却看到林紫满脸欣喜地冲了进来。

  “哈哈,被我发现秘诀了。”林紫一边嚷着一边把衣柜里的裙子都拉出来试穿,她满身都是秋冬新长的肥膘,把夏天的裙子撑得针脚裂开,十分难看。

  夏悠然暗自摇头,起身洗漱睡觉,也不管林紫独自折腾到几点。

  入夜,夏悠然正在沉睡,忽然被一声“咚”的闷声惊醒,似乎有利器重重地砍在门上,随后门外传来了毛骨悚然的声音:“夏悠然,我送你的那只睫毛膏呢?”

  所有人被吵醒,叫嚷了片刻后,夏悠然才终于想起了哪吒女的事,她没好气地应道:“掉了。”

  “掉了?哈!”哪吒女怪异地尖笑起来,“你不用它,我就会死,既然怎样都要死,不如一起吧。”她话音刚落,宿舍的木门上又传来几声“咚咚”的砍砸声。

  宿舍里的人纷纷惊叫起来,“门外到底是个怎样的疯子啊?”“太可怕了!”

  林紫颤着声说:“我怀疑,门外的那个东西连人都不是,夏悠然,你别忘记自己得罪的是谁……”

  潘婷婷?夏悠然想到这里张大了嘴巴,校园里盛传,潘婷婷有一个幽魂男友,那个幽魂对她百依百顺,无论她想整治谁,对方都会马上出事。对这个传闻最直接的佐证,是很多想追求潘婷婷的男孩都莫名其妙出了事。

  此时“咚咚”的砍门声已经越来越频繁了,哪吒女连砸带骂,整栋女生宿舍楼内吵闹异常,却无一人敢开门。这情况持续了十多分钟,在一声最为剧烈的声响后,门外的嘈杂声戛然而止,片刻后,整栋宿舍楼都喧闹了起来!

  等夏悠然壮着胆子打开门时,宿舍外已挤满了看热闹的人,听隔壁的同学说,是宿管阿姨听到异响悄悄叫来了保安,而哪吒女一见到保安却立即昏了过去,全身僵直,跟死人无异,现已被保安抬去医务室了。

  等看热闹的人群渐渐散去,夏悠然也心有余悸地躲回宿舍,她没注意到人群中有双愤恨的眼睛,一直紧紧追随着她。

  下半夜,在夏悠然的忐忑不安中终于熬了过去。

  天亮后,每个人都是蔫巴巴的样子,各自起床洗漱。唯有林紫是哼着歌起来的,她找了条紧巴巴的雪纺裙把满身肥肉硬塞了进去,随后不断地在夏悠然面前跳来舞去:“怎么样怎么样,我美吗?”

  “我实在是,不想吃早餐了,”夏悠然有气无力地回应道,“咱们直接去教室吧。”

  林紫“哦”了一声,拉了包裹严实的夏悠然出门。这两人刚走出女生宿舍楼没多远,背后就有个男孩追了过来。

  潘婷婷

  “喂!”李墨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夏悠然,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夏悠然一愣,立即明白过来昨晚哪吒女的事已经传得满校皆知了,她摇一摇头:“没有。”

  “怎么没有?”林紫说着白了李墨一眼,“她得罪了谁你最清楚,是谁跟你表白的时候发现她在旁边的?这么古怪的事又有谁能做得出来?”

  夏悠然拍拍林紫,暗示她住口,而李墨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不会的,”李墨摇摇头,“潘婷婷不至于。”他想了想,推说有事先走了。

  “你说他会不会直接去找潘婷婷了?”林紫看着他的背影,皱起了眉头,“咱们悄悄跟上看看?”

  林紫和夏悠然一路悄悄尾随,跟着李墨走到了一处偏僻的小树林拐角处。李墨上前牵过潘婷婷的手,两个背对着夏悠然低头耳语,一副情意绵绵的模样。

  夏悠然憋红了脸,拉着林紫转身离开。等两人走远,李墨悄然转过身,整张脸变得愈发阴沉起来。

  而原本站着的潘婷婷忽的支撑不住趴到地上,两只手死死支撑着地面,偏又一贯骄傲地昂着头,脸色煞白如纸。

  “我说过了,夏悠然的事不是我干的!”潘婷婷反复辩解。

  “最好不是你,”李墨冷笑,“昨晚只是叫你做场戏而已,你可别痴心妄想,假戏真做了。”

  潘婷婷跟着冷笑:“有自信是好事,但拜托你出门前最好还是照照镜子。”

  两个人诡异对视,彼此揣测对方的话有几分可信,对峙中,潘婷婷忽的一阵颤抖,自眼睛鼻子嘴巴中各流出一股黑色的液体,她痛苦地干嚎起来,这黑色液体愈流俞多且渐渐浓稠起来,犹如黑色的虫子般凝固在她的眼下鼻下,却不会往下坠落。

  李墨的眉头微微蹙起,他冷哼了一声,掏出颗药丸丢到地上,也不屑去看潘婷婷如何如获至宝般吞咽下去,只是转身离开。

  此时夏悠然和林紫正在往回走的路上,两个人都一言不发,直到回到宿舍里夏悠然才想起来问林紫:“你不是一向心直口快的吗?怎么今天反而不出声了?”

  林紫犹豫了一会,才开了口:“我不好直说,你之前和李墨的关系那么好,但我想想还是有必要让你明白。你知道潘婷婷有个幽魂男友的传闻对吧?很多接触过潘婷婷的男生都出事了,而李墨和她交往却一点事都没有,很有可能,李墨,也不是什么善类……”

  夏悠然沉默了半晌,她在林紫的一再宽慰下,决定和李墨保持距离,走出这件事的阴影。

  之后,林紫反复抖着一身肥肉在夏悠然面前诱惑:“试试嘛试试嘛,咱俩一起穿长裙出门,回头率绝对杠杠的,气死李墨,你别担心冷的问题,我有秘诀,特殊暖身贴,一片就可以抵挡风寒,不是一般的好用哦!

  “好吧。”夏悠然终于点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