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扯扯

20个鬼故事合集,又短又恐怖,胆小勿入!

鬼故事大全 |本文有9187个文字,大小约为41KB,预计阅读时间23分钟

  更多鬼故事可点击或搜索鬼大叔恐怖故事:www.sdxtdj.com

  1、

  震东叔在村里算个异人,身材勉悟,办事果断,胆大心细。虽不是个风水先生,却是谁家有了邪端异事,都去找他帮忙。有他在场一切都会风平浪静。这个故事就是震东叔讲的。

  我们村东有一个七八丈高的土台,上面長满了树丛,顶部有一个小庙。传说那是城隍爷拘捕人魂的地方。震东叔的儿女亲家王顺是东庄人,和震东叔从小就是好朋友。王顺最近病重,前天震东叔刚去看过他,医生嘱咐让准备后事。这天震东叔早晨起得早,刚走到土台附近。看见前边路上一个人走过来,形状好家被人拘押一样。走近一看原来是亲家王顺。震东叔好生奇怪,赶紧打招呼。亲家只用手指点东庄方向,一句话也不说。震东叔心里明白,马上说道,你赶快回家等我。说完立马向东庄跑去,跑到东庄,亲家刚好悠悠醒来。抓住震东叔的手,说自己已被鬼差捉拿,苦苦哀求让回来和你见一面,才让我回来。我就是回来和你交代一下,儿子还小,凡是需要你帮忙照顾。说完再也沒醒过来。震东叔帮忙办完丧事,后来对亲家一直关心照顾,直到亲家儿子成家立业。

  2、

  听过了老人讲的最恐怖的鬼故事:

推荐阅读:苗寨鬼故事:心蛊

  事情发生在家乡的一个对子里,村子名字叫三道弯儿,因为村子里路不直,

  有一天,有个老奶奶到我家窜门儿,跟老妈妈打唠,话头不知怎么引发的,唠起了鬼故事:

  她说:有一天黄昏日落以后,我们村子西沟突然听到了罗鼓宣天,鬼哭狼嚎,因为天将黑了,谁还去那深山沟里干啥?即使有人去,它也不能罗鼓宣天?老奶奶家就住在沟口外不远处,家里老人七十多岁:她儿媳妇四十八岁,其它人在城里有工作,两个女人吓坏了,后来无奈,搬家了,挪到村里住了,

  还有我有个四婶儿经历了一个恐怖的事儿,也是日落以后,她見两个人切走切停,互相抱着走,有上身没有下身,也吓坏了,因为也是孤家在沟里住,听说鬼专门夜间行走,鬼没有下身,以后也搬到村子里了,

  离我村一里路的三道湾村,有一个没有人住的空房子,三大间的一个院子里,村子里有个伯伯出去找乡村医生,家里老伴感冒了,当他走到这空院子大门外时:院子没有门,見一个成年女人和两个小女孩,在外边,面目狰狞在哭泣,他見到了毛骨悚然,吓死了,赶紧往家跑,到家稳定下来了,他想起来这空房子里头六年前有一起凶杀案:

  是这家男人因为赌博,也惹了仇人,都是因为金钱关系惹的祸,男人三十左右岁,成家后有两个女儿,媳妇贤惠,但是男人好赌,媳妇也惹不起,

  这天,男人黎明前,突然起来了拿一把菜刀,想杀他赌博的仇人,媳妇劝他不要去,他凶狠的面目露出来了,一句话听不进去,最后媳抱他大腿,不叫他杀人!他見妻子死死不放手,终於露出来凶相,用力一踹,下了黑手!

  说时迟那时快,他凶狠的回头将媳妇連砍几刀,而后再砍两个女儿,他凶狠的说:

  一路去,而后他快速的走了去杀那个仇人,那个仇人是一个人,这天巧,仇人出门儿有事儿,两天不在家里了,躲过一劫,

  男人行凶杀仇人没得惩,自己跑路到深山悬崖,公安局长带众,发动人民,当地学生,全部出动包围大山,后来他跳崖摔死了,

  前边说的:三道湾村子里的恐怖事件,老人夜间找乡医,遇到了冤死的娘三个神魂。这件事情轰动各个角落,人性扭曲了,不敢听恐怖故事,夜间睡不好觉。

最可怕的鬼故事第一名

  3、

  九龙城寨,从前被认为是早年香港的一个三不管地带,不少作奸犯科的事,都在这个旧楼林立的地方发生,也发生过很多灵异事件。虽然整个城寨在一九九三年全部清拆,变成现时的九龙寨城公园,但仍在香港人心中留下回忆。其中一个恐怖灵异故事,就是发生在城寨内的一个旧楼单位,由当年流传至今,更成为其中一个最引人入胜的网上传闻。

  八十年代初期,政府仍未宣布清拆九龙城寨,但所谓三不管其实也不正确,皆因警察也是会进入城寨内办案的,不过建筑物由于不受香港法例规管,城寨内的各种建筑确实蔚为奇观。话说某个初夏,档主楼上其中一个单位传出恶臭,只是城寨内环境本就恶劣,鱼蛋工场本就永远有臭味(当年鱼蛋、鱼片全用死鱼制,此所以需要大量胡椒粉调味及掩臭),所以连续几个星期都没有人理会。

  直到盛夏八月时节,臭味实在太强烈,更明显是传自四楼的一个单位,终于有住客难忍恶臭报警,警员于是到场调查。当警员去到四楼该单位门口,已经肯定臭味是传自单位之内,其中一名老差骨更肯定地指出这是尸体的臭味。警员大力拍门,良久没有人应门,正在无计可施之际,奇怪的是在恶臭之中,竟然传来阵阵饭香,当中更兼有腊肠香味,警员于是肯定单位内一定有人,所以继续叫门。

  最后终于有一名年约六、七岁的小女孩开门,屋内更立时涌出极度恶臭,一名警员顶不住即场呕吐大作,警员问小女孩家中有没有大人,女孩回答说妈妈身体不适,正在房间休息,女孩随即开门让两名警员入屋。就在小小的房间内,警员举目一望,就已经见到全身发黑,甚至流出尸水的女性躺在床上,恶臭来源就此揭晓,只是屋内原来有两名小女孩,除开门的一个外,另有一名年纪较细的女孩正在做功课,两人似乎对屋内恶臭和尸体不感困扰,开门的女孩更说,妈妈说她不舒服,叫我们自己食完饭之后去返学。

  警员在厨房更发现刚刚煲好的腊肠蒸饭,问小女孩是谁弄的,小女孩竟答是妈妈做的,刚刚做好之后,妈妈才转身走入房休息,随即便是警察叔叔来拍门。原来两姊妹的妈妈是非法入境者,一直居住在城寨内没有外出,其爸爸早就弃三母女于不顾,街坊亦从来没有见过她们有任何访客或朋友,可以肯定不会有人愿意在一个恶臭难顶,更兼有尸体的房间内做饭给两名年幼姐妹吃;两姐妹更由头到尾,都说是妈妈做饭给她们吃,而且臭味已传出个多月,有成年人的话亦不可能置 之不理。据知事件最后以尸体发现案处理,两姐妹最后入住保良局,亦从没有亲友探望。到底是谁在照顾两姐妹?腊肠蒸饭又是谁做的?

  在中国玄学里面一般叫这种去逝不久的人却能让某些特定的人看见的状态叫做中阴身。这些人虽然去逝了,但是因为心中还有牵挂所以不忍离开,继续为自己牵挂的人做些事情,这个事件中的妈妈就是典型的这样的情况,真是可怜

  这个有点禁不起推敲了,所谓的“妈妈煮饭”纯粹是两个小女孩自己的描述加一份正在做的腊肠饭,没有任何其他佐证。换句话说,如果两个小女孩坚持说是超人或者蝙蝠侠给她们煮的饭,那还有人信么?仅仅是因为她们的说法,大家会因为猎奇的心态倾向于去按照“鬼妈妈”的思路去发挥而已。

  4、

  我说的这个故事听我们村的一个老人讲的。

  他出生在1950年,我记得在我小时候对蛇都很害怕,看到蛇吐舌头都把头发捂起来,据说是蛇在数人的头发,数清了谁的头发谁当晚就得死了。所以我们那时候只要在地里看到蛇基本都打死不会放它离开。

  我村有个小男孩叫小刚比那个老人大两三岁,那年他是十一岁。有一次他和几个孩子一起下地打草,从草地里窜出一条蛇,通身青绿色,俗称“绿菜虎子”。他抓到蛇后,不是打死而是挖了个小坑,把蛇头填进去后再把土砸实,蛇憋得难受不停地扭动身体,尾巴会甩来甩去拍在地上啪啪响。我们跟当地这种玩法叫“甩鞭子”,只有胆大的孩子才敢这么玩。周围几个孩子劝他不要这么玩,太恶心了,可是他不听,直到蛇躺在地上完全动了,大家都跟他离开继续打草去了。

  可是当晚他就发起烧来了,烧得面红耳赤,而且全身在炕上扭来扭去,象一条蛇一样。家长都吓坏了,经过有人指点又询问那几个孩子,才知道他曾经虐待过一条蛇。于是他们到了埋蛇的地方烧纸磕头拼命致歉。回来后,孩子才渐渐地好了起来。

  以后附近的几个村子的调皮孩子谁也不敢玩那种虐杀蛇的“甩鞭子”游戏了

  5、

  自己亲身经历过一个!

  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家是五间平房,呈7字形连在一起,厨房和卧室离的也不远。

  当时是夏天,我家厨房的灯是那种带灯线的,开关用手拉一下就行。那段时间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家厨房的灯有些接触不良,有时拉好多次都不亮,有时亮了想关但是拉好多次有关不掉。

  事发前两天我爸爸把灯开关修了一下,修完以后是正常了。

  当时是夏天所以晚上都会洗澡,那时还没有热水器,洗澡都是自己烧水的,然后在屋子里放个大盆子,在大盆子里洗的。当天晚上妈妈洗澡时感觉水太热了,让我到厨房去帮她舀些冷水。

  我拿着盆去厨房,当我拉灯开关时那破灯拉了好多次都不亮,我就往回走了好几步对屋里的妈妈说灯开关又坏了,拉不亮!妈妈在屋里说不可能,说爸爸修好了!我说真的,然后正说着我回了一下头,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人(应该说人影,因为天黑看不清人)走到厨房门口伸手拉灯,而且拉灯的声音我都能听到,咯噔咯噔的!

  我以为是我爸爸,就大声的对妈妈说是真的,爸爸都没有拉亮,说着时还回头对黑影大声的说:对吧!爸爸,你也没有拉亮对吧!可是黑影却没有回我的话,而是就直接走进厨房了。这时妈妈却在屋里说:你扯谎呢?你爸不是在东屋里睡着了吗?什么时候出去的?

  这下轮到我蒙了,怎么可能?我说:不可能啊!爸爸明明在外面,还进了厨房啊!

  妈妈:你爸在睡觉,你懒死了,不想端水是吧!不信你去看看!

  我是彻底懵逼了!本来想回厨房去看看的,实在黑洞洞的又不敢去!突然机灵一动,就先跑到东屋去看了。当时真傻了,我爸真的在睡觉,那刚刚那个黑影是谁?

  我赶紧把爸爸摇醒和他说了事情经过,我爸还不信说灯他修好了不会拉不亮,然后带着我去厨房,这次我爸去拉了几次倒是亮了,之后我和爸爸在厨房找了一会,可是根本没有人!

  爸爸怕我害怕说是小偷,但是我不相信,厨房又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也不可能是熟人,要是熟人不可能不说话!直到我上初中了和爸妈聊天聊到这件事,我表示对这件事百思不得其解。

  然后爸妈对视了一眼才说当时可能是我爷的魂,当时这件事发生不久我爷爷就走了。妈妈说老人在临死之前魂会离体到每个儿女家看看的,而那天可能正好让我碰到了!当时我太小怕吓到我所以才说是小偷的,并且是我爷爷也不会害我!所以也就一直没有告诉我!

  其实听爸妈那样一说,我也感觉当时应该是爷爷的魂,不然真无法解释那个黑影为什么不说话!后来去找也什么都没有!

  6、

  小时候,晚上没有电视可以看,也没有其他的娱乐活动,每天吃过晚饭,我家门前的大平台上,就会聚集一大帮人,老的,少的都有。干什么呢,听故事。有人讲鬼故事,一般都是那些老人在讲他们年轻时所遇到的诡异事,也有一些喜欢晚上在外活动的年轻人讲他们在外面遇到的事情。

  我印象最深的是关于鬼打墙和鬼火的故事。

  有一个家门的爷爷,年轻时,以打渔为生。他们一般都是半夜出门打渔,早晨天亮左右回到家里,所以每天都是晚上在外活动。通常,几个打渔人会结伴而行,能相互照应还可以壮胆。

  那一天,他的手风比较顺,其他人还没有打到鱼呢,他几网下去,鱼篓已经快装满了。其他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他想先回家去睡觉,打渔地方离家并不太远,也就几里路程,加上他平时胆子就比较大,就告别几个同伴,独自背着鱼篓和渔网往家的方向走

  当是阴天,天比较黑,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在走了一袋烟工夫(他们那时计时单位,就是抽一支烟斗的时间),突然刮起一陈风,吹得直起鸡皮疙瘩,就在那一刹那,手上马灯灭了,烟斗也烟也灭了,四周一片黑暗。这时,他还没有放在心上,吐了一口痰,并骂了一句脏话,仗着路熟,接着赶路。奇怪的事,按经验往常已经走到家了,半个时辰都过去了,他不知不觉又回到了之前灯灭的地方,只感觉风吹得他后背一阵阵发凉,他有些害怕了。

  他开始以为走错方向了,可是他仔细分辨周围的一些地物,还都有点熟悉,他又接着按判断的方向往家里走,又半个时辰过去,他还是没有走到家,这时想抽烟火也打不着。他想可能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不能再走了,再走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他将身上的东西往地上一放,直接将那湿湿的渔网往自己头上一罩,就蹲在原地不动了。

  为了防腐他们的渔网都是用黑狗血浸泡过,据说也能辟邪。就这样焦急地等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直到听到村里的鸡鸣狗叫,东方透出光亮,他才看清自己所处位置,已经走到一条小河边,就差一点就走到河里去,他说那一决定救了他一命。奇怪的是,他背篓里明明装满了鱼,当时却空空如也,一条鱼也没有了。

  回到家里,他犹如死里逃生,几乎大病一场。打那以后,他再也不敢一个人在黑夜里单独行动了。

  当时,我们听多了这些故事,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晚上也不敢单独出去玩了,即便出门也会把家里狗给带上壮胆。

  这种事情, 信则有,不信则无!什么意思,当你相信的时候就会疑神疑鬼的,对一些风吹草动都会觉得害怕;而你不相信时,什么情况也不会发生。当然,现在人口密度,到处都是人,晚上也是灯火通明、亮如白昼,所以不会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

  所以,还是还是要相信科学不要胡思乱想为好。

  7、

  不说听说的,就说经历过的吧!大约在七八岁的时候。我家在农村,三间土砖房,院子是那种稀稀拉拉的篱笆,门也是柳条编的,防君子不防小人那种。因为妹妹生病住院,妈妈需要去陪护。而爸爸要去值班上夜班,所以晚上就我一人在家。

  晚上吃过饭爸爸就去上班走了。我就用碗口粗的木棒把外屋的门顶死,而且确认了好几遍,确认顶结实了才放心的回里屋上炕睡觉。很快外面就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了,那时的农村虽然有电灯,但是总是停电,家家一般都用蜡烛。没有月亮的夜晚,天一黑整个村子就像笼罩在漆黑浓雾里,只有偶尔的犬吠声。

  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全是前几天村里放电影画皮的景象。越想越害怕,干脆蒙起被子睡觉。大约半夜,突然被桄榔桄榔的脸盆声吵醒了。吓得我一激灵,顿时睡意全无,侧耳仔细倾听。感觉是外屋洗脸用的搪瓷盆从盆架上掉了下来,落在砖地上一直转圈倾倒的刺耳声音。桄榔桄榔。。。。。。最后脸盆声音发闷倒扣在地上,不在有声响了,只有屋外呼呼的北风声。吓得我躲被子里,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不知何时睡着了,醒来阳光穿透了窗户,晒在被上有了一丝暖意。我战战兢兢的站在炕上向外屋张望。咦!脸盆完好的放在盆架上根本没掉下来。一切如常,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确定自己那晚不是做梦的。即使是过了几十年的现在,我依然清楚记得那声响,绝不是老鼠在盆里跑,就是搪瓷脸盆掉地上转圈,最后扣在地上的声音。这件事也许和许多自然之谜一样,最终也不会有合理的解释吧!

  8、

  阎王招贤

  话说阎王办了个“非天堂即地狱有限公司”,要招一个总经理和两个副总经理,众鬼听说,自是鬼鬼动心,都想谋一个职位,哪怕是一个副职也好。但这三个职位该给谁,阎王其实早己心中有底了——当然是给那在凡间当过局级干部的张局长和刘、王两位副局长。这三人在某国“考察”期间,看完人妖表演的归途中遭遇车祸,不幸“以身殉职”,同到阎王帐下报到。

  三鬼家属都给他们随身带了大量现金和美女,到阴间后,熟悉官场奥妙的三鬼自然是钞票和美女一起送,阎王收礼收了个不亦乐乎,这样的鬼不提拔提拔谁,不过,三鬼的礼都收了,到底给谁干正职呢?这倒让阎王为了难。

  张局长拿出在阳间的派头,说是自己在阳间原本就是局长,到了阴间理应是正职。然而,刘、王两位副职不买他的帐,认为在阳间己受够了他的气,到了阴间怎能再受此等闲气?于是,三鬼到阎王那儿跑官跑得更勤了。阎王思之再三,为了不影响以后拉选票,阎王宣布:进行一场公开考试,谁的本事大,就让谁干正职。

  考试这天,首先上场的是刘副局长,阎王问他有什么本事?刘副局长说会使暗器。阎王不信,阳间的一位副局长怎么会使暗器?于是让手下的鬼兵鬼将上场围斗刘副局长,只见刘副局长不慌不忙从袋中取出一沓白纸,猛地向四周一甩,众鬼兵鬼将纷纷落马。阎王大惊,不知这是何种暗器,竟如此厉害,忙捡起一看,原来是阳间争权夺利派留传下来的独门暗器,这暗器虽是用纸制成的,但因其上涂了“造谣中伤”、“雇黑买凶”、“溜须拍马”等等多种秘制毒药,用之白发百中,官场上很少有人挡的住。看来刘副局长得了该派祖师的真传,功夫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阎王自忖,别说是众鬼兵鬼将,就是自己恐怕也抵挡不住。

  刘副局长旗开得胜,得意地回到座位上看着其余两鬼。

  接着上场的是王副局长,阎王问他会何武功,王副局长说自己悟出了一套拳法,用之无人能敌。阎王不信,遂派精通拳术的大力鬼土场跟他比试。两鬼一交上手,只见王副局长使出按、抹、抓、拍、揉、点等多种手法,在大力鬼身上飞舞,那大力鬼便木然呆站在哪儿,没了还手之力。随后,许多雄鬼猛将齐跳上场,但一经王副掌风拂来,众鬼便如痴如醉,有的站在那嬉笑不止,有的则做出各种各样的丑态,有的则象是弟子跟师傅学拳一样,亦步亦趋地跟着王副局长比划起来,全然忘了向他进功,弄得阎王啼笑皆非。

  王副局长大获全胜,阎王惊问他这是从哪里学来的掌法,竟然如此历害?王副局长嘿嘿一笑说:“惭愧,惭愧,这是多年来悟出的一套‘美女掌’,让阎王见笑了”。

  阳间的王副局长竟能悟出如此厉害的“美女掌”?为探个究竟,阎王取来过去镜一看,里面映出的是王副局长多年来在国内外各类桑拿浴室和三陪女们挑逗嬉戏的场面,从中可以看出王副局长所使的“美女掌”,原来是从这些三陪女们平日所使的手法中悟出的。你看这些三陪女们的掌法刚柔并济,认穴奇准无比,一经她们点到,没有不被降服的。这些三陪女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甚至还有人妖,洋为中用,中洋结合,王副局长由此悟出的“美女掌”自是威力无比,无坚不摧。

  最后是张局长上场,阎王问他有什么本事?张局长不屑一顾地说,不仅他们两个的功夫他都会,而且还有一门他们不会的、威力更为强大的独门功夫——阴阳掌。

  于是,张局长首先使出了两鬼用过的独门暗器和美女掌法,张局长不愧为局长,同样的暗器和掌法,经他使出威力不知强了多少倍,真正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刘、王两鬼心中不得不自愧弗如。张局长使完独门暗器和美女掌法,气不喘,脸不红,阎王对此大为赞赏,叫他再使出他的独门功夫——阴阳掌,试试其威力如何。

  张局长便摆出架式,气运丹田,运气翻掌。双手朝阎王的宝座轻轻一推,阎王的宝座便凭空升高数丈。阎王看后觉得虽也显出一定功力,但觉得还是不算很高,便问:“这掌法其实也不怎样,你能让这掌法的威力更强些吗?”

  张局长扶住阎王的手说:“阎王爷,要知此掌法的威力,请您跟我来看看便知。”说着扶住阎王朝殿后走去,走到离殿三百多米远的小鬼们住的石屋一看,那数间石屋己全被摧毁,小鬼们用的石碗石锅等皆被掌力摧为粉末。

  阎王大惊,忙问这种掌法是个么样练出来的,能够使面前的宝座升高而不坏,却能隔山打牛,摧毁这么远的石屋?

  张局长取出一支笔说,刚才的掌力之所以那么大,其实是靠了这支笔刮出的阴阳风,这种阴阳风能够使当官的宝座升高,但却会损伤那些下人的东西,包括吃的、用的、住的等。

  阎王惊奇地问:“这不过是一支普通的钢笔罢了,如何能发出两种效果不同的风呢?”

  “阎王爷,您别看这是一支普通的笔,它可是我花重金购来的,多位乡、县、省级前辈们都曾用过,又跟随我多年,是一支专用汇报笔。每年乡里向县里、县里向省里、省里向部里汇报政绩时,都是它的功劳,也因而各种报告中会生哪种风它都熟悉。日久天长,它修炼成精,能够随心所欲根椐不同对象发出不同的风,这种风既能使当官的宝座升高,又能使下人们的一切化为乌有。如今,它己有五千多年的道行了,其功力自是不可等闲视之。”

  三场考试结束。张局长当之无愧地成为第一名。为此,阎王决定任鬼唯贤,不拘一格启用新鬼,任命张局长为“非天堂即地狱有限公司”总经理,任命王副局长为副总经理,主管公关部,负责把“美女掌法”传授给众公关小姐,任命刘副局长为保安部经理,负责联络各种势力,不择手段铲除对手。

  9、

  小学时候同宗的一个瞎眼姑奶会请鬼上身。由于她是远嫁,每次回娘家都义务帮乡亲们看,每回都是在我家。小时候又害怕又好奇,每每都是早早的占好位置静静的听,印象最深的是一个乡亲找的她爸爸,她爸爸说别的都好就是觉得冷,她说不是给你拿了件大衣吗?带毛的穿上很暖。(那是个大户人家,七个儿子。20多年前那种大衣价格不便宜)他说都是虫不敢穿,听完后我脑补了下画面,瞬间感觉浑身都不得劲了。那之后每回姑奶来我都不敢再听了。

  10、

  我们家在老家村里住时,我还小,不过六七岁年纪,那时候从不敢一个人去村北大鸣河岸边,即便呼朋引伴,大家也不敢天擦黑从那边过。因为那边一片稻秧地是张家老坟平掉以后开垦成的,邪性。

  这种邪性拜村里姥姥她们那个年岁的老人们之口,在他们口中,那地方原先是连片的坟丘,树木参杂,远远看去像是一个村落,不知历经几代,诞生过无数鬼故事。

  姥姥说她在那个地方就遇到过鬼拦路,那鬼无形无象,似烟似瘴不类人形却十分的吓人。不唯她一个,当时有许多人,包括我二姥爷都看见了。

  当时是个绝早的冬天早晨,村里有办喜事的,姥姥刚结婚不久,做为接亲嫂子辈儿,和几个妯娌,俩大辈儿,坐着两辆马车出发往邻乡去接新媳妇,打头的车是她小叔子驾驭着,我叫二姥爷,赶着村里最壮的那匹老黑马。

  人车披着满天寒星沿着村路往村北走,只能依稀辨清白惨惨的土路面。走到张家老坟边上,周围空气不见起风却遽然冷了起来,那冷不似霜侵雪虐,冷得嘎嘎的,仿佛浸身冰窖,逼得车上的人们拥紧了原本盖脚用的被子。牲口突然驻下不走了,一劲儿打响鼻儿,用蹄子刨地,赶得紧了吸溜暴啸,在原地直打立桩。

  二姥爷经验丰富,知道是遇到不好的东西了,扯紧绳头,稳住牲口,从怀里摸出根狗皮鞭梢儿换上,抡圆了鞭子啪啪抽开了。鞭子的声音像鞭炮,一为了驱邪,二为了给村里提个醒,表示他们遇到麻烦了。

  姥姥她们当时在打头那辆车上,几个女的捂着棉被,吓得大气儿不敢出。只觉得牲口突突直颤,带得车子也在发颤,她们几个也随着一起打起颤来。

  僵持了老半天,天色已不像出发时那么黢黑了,十几米外景物依稀可辨,姥姥大着胆子把被子撩开一道缝,掠过牲口身子一侧,见一丈开外有个仿如烟气的影子在路中央飘忽,徐急不定,一会儿像个人形,忽而又成了另外的形状,渐渐地又像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形状,手舞足蹈地,抻着如枯枝般的手爪冲车子方向虚抓不停……

  二姥爷破口骂个不停 ,挥动鞭子不敢止下,略一迟缓,那影子便向车子这边侵近。车上几个小媳妇吓得哭起来。

  又对峙了不知多久,让人感觉像过了百年那么久,彼时东边儿天已开始翻白,村里已经隐隐有鸡叫声传来,二姥爷纵下车,奋力向前甩了几鞭子。

  姥姥她们只听见前边传来长长的一串吱吱声,像人掐了喉嗓在极尖极细地叫。那声音从来没听见过,瘆人极了!吓得她们把头又重新埋进被子里不敢再探看。

  约莫半盏茶工夫,听二姥爷说了句:都出来吧,走了——钻了坟了!

  这时候天已见微亮,张家坟地里黑莽莽的树丛,青晃晃的墓碑已经能够看清了,二姥爷他俩车把式赶紧驱着牲口过了那段路面。姥姥她们一个个在车上坐着,惊魂未定,汗水早浸湿了棉衣。

  11、

  说说我自己身边的灵异故事吧。

  我亲戚家一年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在年初出生,一个在年尾出生,那一年刚刚好是虎年。

  事情发生在某一年的中秋节,我们老家建房子的时候会挖地基,还没开始建房子。由于下雨天坑里都是水,刚刚好我亲戚其中一个儿子去玩,和其他孩子一起下去游泳。他跳水的方式是直立的头朝下跳下去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插进了土里去了,就这样走了。

  孩子走了之后全家人都很伤心,走了一段时间后就去过阴叫上来说话。我听孩子的老爸,就是我叔说。说话的时候和他孩子的声音一模一样,一边哭一遍说话。说自己进不了自家祠堂,旁边还有土地公公拿的棍子在打他。由于当时比较小只记得这些,后面的就不是很清楚了。

  后来我妈告诉我说,其实出生的时候就去给人家看过八字了。那个先生说,一山不容二虎,其中一个一点要送给别人养,不然就会留不住。当时农村人都喜欢男孩子,哪里会舍得送给别人。现在想想真的是觉得八字这东西有点神奇,真的一出生命运就给安排好了吗?

  你身边是否有虎年出生两个男孩的朋友呢?如果喜欢灵异故事的话,可以关注我,有空就会更新些我所看到的灵异故事。

  12、

  小时候最喜欢听的莫过于各种妖魔鬼怪的故事了,一吃完晚饭,大人小孩扎堆围坐在一起,便是一场魑魅魍魉的故事盛宴。

  相信每个村子都有一棵枝繁叶茂,粗壮无比的守护树,我们村也有,而且还不只一棵,那是两棵树龄均超百年的大樟树,需要5-6个人合围才抱得住。一棵离我家百米的距离,一棵在马路旁边,树上均钉有手指头粗的钉子,下面我要讲的故事是关于马路边那棵樟树的。

  故事回到八十年代,那时候的大樟树还没变阴阳树,仍是枝繁叶茂,一派生机勃勃。话说深冬的一个夜晚,一个酒鬼踉踉跄跄的自远方走来,途经大樟树底下的时候,突然听见头顶传来“嘻嘻”的笑声,他抬头一看,顿时吓得酒醒了一半,只见樟树树干上坐着一个老头,脸朝下,绿色的小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他,七条长长的白色胡须垂下来。酒鬼慌不择路的拔腿就跑,一路狂奔回家,踹门栓门一气呵成,靠着门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就感觉到靠着的木门一股大力从外袭来,要不是其靠着就被推开了,扭头一瞥,透过门缝一看,差点吓尿,那妖怪正在使劲撞门,酒鬼强忍恐惧,用身子死死顶住木门,木门摇摇欲坠,双方僵持了近六七分钟,那妖怪才悻悻离去。这之后,酒鬼就病了,病了一个多月才好起来。

  听完这个故事之后,害得我每次晚上回家,宁愿绕一大圈路,也不愿从离我家100米的大樟树下走,实在是害怕啊,尤其还听大人们说在树上钉钉子其实是为了防止妖怪出来。

  后来,在我读初中的时候,路边的这棵大樟树被雷劈了,从此它就变成了一棵阴阳树。一半干枯,死气沉沉,一半活着,生机勃勃。离我家100米远的这棵樟树也被雷劈了,但没有路边那棵那么幸运,逐渐的枯萎了,现今只剩零星的一些叶子,以及粗壮的枝干还在坚挺着。

  13、

  二娘是个很会算计的女人,爷爷活着的时候就特别不喜欢她,太会算计了做什么事都要考虑对自己有益就干,没有好处怎么也不弄,农活想方设法偷懒,不是说这里疼就是那里疼,卖粮食里面掺西沙,依我妈的话人家真是“能人”一个,爷爷去世后葬在了二娘的那个土地上,也不知道二娘发什么神经让二爹犁地的时候,非要把坟地周围留得余地多犁了几耙子,把老爷子的坟地也犁掉了一大块,然后当天晚上二娘就生病了,上吐下泻,吃不进任何东西,整个人忽冷忽热,二爹心疼她找村医看拿药吃没有用,天亮了带去医院检查开药挂水都没用,没办法二爹又把二娘拉回来了,整整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星期也没好转,吃不进去东西天天挂水打营养,眼看二娘快要不行了,村里老人说要不找神婆看一下,换个门道或许会有用,当天二爹就去找了神婆过来,经过一番操作原来是爷爷整治的二娘,爷爷说二娘太精了,连他的“房子”都不放过,好好的“房子”被她犁掉了一大块,活该,没要二娘命就不错了,神婆说再怎么说也是您儿媳妇,整治过了就算了,放她一马好了,今年多给您烧些纸,上些香,想吃什么都满足您,“房子”给您留大一些,爷爷想着也惩治了二娘就答应了,从那以后二娘再也不敢随便动爷爷的“房子”了。

  小舅妈为了要男孩怀孕了之后就去我家躲着,那时正是夏天正热,家里也就三间瓦房,我和姐姐一间,爸妈一间,堂屋一间,小舅妈一来爸爸就去院子里睡了,放了两个长凳子架着竹子编的床,铺上席子也凉快,我们这些女眷就睡家里,小舅妈和妈妈睡一张床睡,谁知晚上爷爷来了,他问小舅妈是谁为什么睡在他儿子的床上,小舅妈吓死了,动不了喊不出,只见黑影有声音看不清脸,没办法小舅妈只得问他是谁,爷爷说他是谁谁谁的爸,小舅妈就知道了,小舅妈心里稍微放松了下就告诉了爷爷说自己是谁,爷爷听完之后就走了,然后小舅妈就能动了,把妈妈喊醒了,第二天小舅妈说啥也不在我们家住了,直接回家了,后来不管什么时候小舅妈来我家都没有留过夜,小舅妈怕会再遇到老爷子,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14、

  二十岁的仇千死了,人们早知道他有报应,但从没想过会如此稀奇。

  仇千的到来本身就是一个不寻常,他是她妈妈五十六岁上生的,他父亲那年就六十了。因为没有孩子,这个老太太不知受了多少气,挨了多少打。

  老来得子自然娇惯成性。两岁了还在吃奶,他不起床妈妈就不许起,起了也要脱衣服躺下。再大点儿,想吃什么就得做什么,要不就掀桌子。

  六岁那一年,村里来了个算卦的,给他算了一卦,说这个世上没有这么个人,然后卦金也没要就走了。

  再大点儿打遍全村,人们看在父母那么老了,也就忍了。

  十岁上母亲死了,父亲七十了。

  再后来,看到别人家有什么喜欢的,回家就闹。老头就满足他。

  家境一天比一天苦了。他一天天大了,要求越来越多了!老头满足不了他,他就开始摔东西,砸东西。后来老头儿看到儿子都哆嗦,别人也管不了。

  村里老人都摇头说:“报应啊!他对老婆太狠了,老婆早死享福了。留着他受活罪呀!”

  二十岁了,家里什么都没有了!他也不回家了!天天在外边混。突然有一天早晨,邻居听到他骂街的声音:“这是他妈谁干的?”接下来就是老头儿痛苦的呻吟。接连三天如此。

  第三天,他疯了似的跑到大街上大喊:“谁他妈告诉我这是怎么啦?这是怎么了……”

  邻居跑出来,看见目光呆滞的仇千手里拿着一把冥币,衣服兜在外边翻着,嘴里不断地重复着那句话:“这是怎么了……”邻居赫然发现他穿的竟是一身寿衣。

  第二天,老头死了!在亲朋地帮助下,下了藏。第三天圆坟时,发现他家的门敲不开。胆大的跳进去一看,仇千死了,身上穿着和老头儿一样的寿衣。

  15、

  听过一个非常离奇的恐怖故事,那时我好像才十一岁,放牛时听一位老先生说的,但不知真假,总之听完他讲了这个故事后,好几天都很害怕。因为老先生讲的这个故事,是小孩在放牛时撞到邪的故事,所以我听了才会害怕。

  这个故事有点长,有些还忘记了,毕竟这么多年了。故事的详情是这样的。

  在南方农村,有几位小孩结伴去放牛,每位小孩牵着自家的牛到荒地田野去让牛吃草。到了地方后,把牛放开,让牛自由的走动吃草,小孩呢,就玩起了捉迷藏游戏,一位小孩用布蒙住眼睛,其他小孩则找地方躲起来,躲好后,蒙住眼睛的小孩就拿开布去找。

  有一位年龄大点的小孩呢,为了躲隐蔽点,就跑的比较远,当蒙眼的小孩把其他同伴找到后,唯独找不到他,一会过去了,还是找不到,于是几位小孩一起去找,一边找一边呼叫他的名字,突然,这位年龄大点的小孩从山边的草丛中窜出,窜出后一直乱跑乱跳,后来又从山上跑去,一会儿不见了踪影,把几位找他的小孩吓呆了,有的还哭了起来。几位小孩结伴急忙跑回村里告诉大人,大人听后通知了那位小孩的家人,全村几十人一起上山去找人。

  大人们顺着小孩指的方向去找,找了许久终于在山腰的一处找到,发现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手上脸上全是在山上跑时被草刺划的伤痕,鞋子也掉了,光着脚在那躺着,小孩的家人摸摸他的心跳,呼吸都有,赶紧的把他送到医院,到医院后,小孩醒过来了,就是一直哭一直闹,眼神好是恐怖。医生帮小孩清洗伤痕,小孩拚命的反抗,没办法,大人们只好把小孩带回家,回家后,小孩仍然在哭闹,情绪反常,家人非常担心害怕。

  村里的一位懂点巫术的老人听到这个消息,赶过来看,看到小孩的眼神带有点恶气,行为举动等非常反常,老人对小孩的家人说,你孩子是中邪了。你家孩子之前有去过哪里。孩子的家人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给老人听。老人分付孩子的家人带路,前往他之前放牛的地方走去,当他们找到小孩玩游戏躲藏的地方,发现有个死人装骨头的缸,缸体已破坏,能看到里面有泥和少许的骨。老人说,带我去你们找到孩子的地方看看。

  当他们去到,老人看了看,没错了,就是这里了,孩子的家人听不懂,问老人什么问题。老人说,那个骨头缸,是多年没有后人打理了,一直放在那里,刚好你家孩子运气不好碰上了,邪气上身。而你找到孩子的地方呢,正是此山的风水宝地,他是让你们负责把骨头缸重新安葬在这里,只要把骨头缸搬过来安葬好,你家孩子就会好起来。

  孩子的家人按照老人的方法,把骨头缸重新安葬,并把他列为福德公来供奉。那位小孩很快,自然的好起来了。后来,他们家的生活、事业等都很顺利。

  注明,这只是听说的故事哦,纯属虚构,仅供分享快乐!

  16、

  不论鬼或人的故事一句话是讲不完的。这里有一个鬼故事讲给你听。

  七十年代,我们村有个生产队长,妻子早亡了,独身一个。有天夜里正睡的香甜,忽然门“吱呀”响了。他厉声问:谁?来人并不答话。穿一身孝服,径直走到他头跟前说:我来教你上吊。他自然吓的要死。悄悄偷看那人。两眼流血,舌头达拉下来足有二尺多长。只见那人麻利地把绳子挽到房梁上对他说:你看,上吊就这样。只见那个白衣人把绳子套在脖子上,晃晃悠悠吊在当地。队长满头白毛大汗。忙从风箱板下摸出菜刀,朝那吊死鬼乱砍。边恐怖地哇哇乱叫。人们听到喊声,都朝他家跑去。那白衣人收起绳子沙沙沙地走了。我记的生产队长整整病了两个月,差点要了命。

  17、

  传说一个喝醉酒的人,踉踉跄跄地走到一遍坟地,一个吊死鬼想找他当替身,就搭好绳子叫醉鬼上吊,酒壮英雄胆,醉鬼用后脑吊,吊不死,吊死鬼说,你没有吊对,醉鬼说,我不会上吊,你教我嘛,吊死鬼把头伸进绳套里时,醉鬼将绳套往下一拉,结果又把吊死鬼吊上了。

  18、

  一个关于骷髅的鬼故事。

  清雍正五年六月,杭州人叫闵茂嘉,喜欢下围棋,他老师姓孙,两个人常常一起对弈。

  有一天闵茂嘉在家招来五个人一起下循环赛,孙老师一盘棋下完,跟朋友说,我困了,去东厢房睡一会,等下再来决战。

  不一会儿,只听见东厢房传来一声嚎叫。闵茂嘉和其他四人一起过去查看,只见孙老师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众人把他扶起来,喂了一碗姜汤,渐渐复苏。问他怎么回事。“我在床上还没睡熟,感觉背后阴凉凉,一开始只有核桃那么大的地方,后来渐渐感觉盘子那么大,不一会儿整个凉席凉飕飕,直透心骨,不知为何。然后我听见床下当当有声,低头一看,有个骷髅张着嘴巴隔着凉席向我吹气,吓得我从床上翻下来。那骷髅竟然拿头来撞我,刚刚听到你们来,那骷髅才不见。”

  其他四人请求闵茂嘉把床下的地挖开。

  于是众人移开床,拿起锄头挖掘,挖到两尺深,果然挖到一个骷髅。

  19、

  某人深夜回家,走到半路,看见前方走着一位小个子人,他喊了几声那人不答应,于是他追了上去,这下可看清楚了,原来那人的头不是长在脖子上,而是抱在怀里,吓的此人拔腿就跑。

  20、

  很早以前,听妈妈讲,外婆湾就发生一件鬼异的事

  外婆的湾在铁路边,也是金光线,过去日本鬼子经常进村,杀害老百姓,这不,死的人都埋在了一起,就有很大的一片坟地

  话说有一天,天下着小雨,正中午12点左右,村里人看见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走到坟地里,这个男人在坟地里开始转圈,转了几圈就开始像打武样,手脚乱动,一会倒在地上,一会又站了起了,就这样在坟地里打了几个钟头,倒下了,再也没有站起来

  雨停了,天也晴了,村里几个胆大的人就去看个究经,发现这个男人死了,而且死的样子特恐怖,身上倒处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都说是跟鬼打架,被鬼打死的。这也是奇怪鬼异

  世上有没有鬼,不知道

  以前听妈妈讲时,头皮发麻,非常害怕,感觉好恐怖,现在我讲怎么感觉不是很恐怖害怕了

上一篇:无头鸡

下一篇:人皮夹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