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扯扯

小时候听过哪些恐怖传说?

问答 |本文有3467个文字,大小约为16KB,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刘哥不怕鬼,人送外号刘大胆。

他上月十九晚上生病,从此一病不起汤水不进,人快不行了,呈现油尽灯枯之状。

白天刘哥在床上瑟瑟发抖,晚上鬼哭狼嚎又打又杀,嘴里不停嘟囔:“山神饶命,山神饶命。”

好在刘嫂悉心照顾,要不然刘哥早就交待了。

刘哥与刘嫂也算苦尽甘来,小日子刚红火起来,就摊上大事。

刘嫂独自应付很辛苦,隔壁老王嫂也没有少帮忙。

推荐阅读:小时候外公、外婆、爷爷、奶奶都说过什么鬼神的故事?

刘嫂可是我们这一带有名的美人,当年她执意嫁给刘哥,让很多人不解、妒忌甚至仇恨。

两人结婚八年,一直没有孩子,三年前刘嫂领养一个五岁小孩。

他们去医院检查过身体,刘哥有问题数量够但活的少,所以才领养一个小孩。

刘哥长期跑销售,挣钱越来越多,在家时间越来越短。

隔壁老王嫂子告诉刘哥,东山的山神庙里发现古物,全村都知道了。

那夜乌黑如墨,刘大胆怀着发财梦就去山神庙探宝。

早上被放羊人发现,刘哥就成现在的样子。

隔壁老王嫂子去探病时,刘哥支走刘嫂。

他告诉老王嫂子说:“香炉在村西头潜云潭里。”

几天后,老王找船电鱼,因为探作不熟练,结果触电溺死在潜云潭里,还是刘嫂哭着告诉刘哥的。

又过几天,刘哥的病奇迹般好了。

刘哥出差偷偷带着王嫂,王嫂洗澡时刘哥偷看她的手机,里面有很多王嫂和刘嫂一起洗澡的照片和视频。

邻居们和刘哥开玩笑,八岁的小孩越来越像死去的老王了,刘哥却不以为意。

刘嫂问刘哥在山神庙里看到什么,刘哥说恐怖的东西。

王嫂问刘哥,他说忘记了。

胆子小,没听过,嘻嘻!

谢谢邀请!

小时候在农村长大,父母忙于生计,天天在外劳作,没有多少时间陪伴我们,记忆中,很少有父母对我们讲故事之类的事情。

如果说有什么吓人的恐怖事情,就是村子对面山上有很多祖坟,村里人在一起聊天时,经常会说起那些关于鬼的故事,尤其是村里的老人,总是会很严肃地告诉大家,他曾经看到过晚上在哪里看到过什么鬼,这样的故事总是有很多,小时候的我们会听的津津有味,但晚上睡觉时,会很害怕,尤其是躺在床上不敢看窗户。有时候也会做恶梦,但下次老人讲鬼故事时,我们依然会凑上去听得津津有味。

现在回忆起那时,会觉得无比怀念,小时候的乡村已经消失了,那些老人也消失了,如今人在城市,有种拔剑四顾心茫然的失落感。

小时候听老人说:人的两个肩膀各有一盏灯,只有小鬼才看得见,走夜路时不要常回头否则不小心把灯吹灭就会小鬼缠身,我没信!

前几天听人说:最可怕的就是“专家”我信了!

小时侯听妈妈讲故事。

我小时候常在妈妈空闲时,听她讲起远代流传下来恐怖故事。

山里有一位猎人枪法很高,一生特爱猎杀动物。起先他家因猎人技艺高,日子比一般人过得好些。有好心人曾劝过猎人要心怀善念,少杀生可他就是听不进去。

一日猎人带猎狗又到山里去。当猎人来到一座陡山前猎狗在前不停狂吠,猎人心想这回肯定有新的猎物了。猎人准备好弹药放猎狗寻找。当他来到山腰一堆大石丛中发现一窝小豹。小豹初见生人,十分惊恐。猎人搜寻不见老豹他想今天不能空手回去。况且他承下一商人生意。豹肉,豹皮。他将四只小豹装进猎袋。回家后他杀了小豹取其肉,又将豹皮挂在院子里晾着。

晚上猎人一家人早早入睡了。猎人让其妻带几个孩睡里屋,他睡外屋并把猎枪放在床前以防大豹来袭。

半夜时分猎人因劳累睡得正香。两豹突然来袭咬死猎人性畜,叼走豹皮。

隔了好一阵子,不见两豹来了。猎人开始放松警惕了。

一日深夜,两豹翻过猎人家土墙悄悄进入猎人家。母豹来到猎人床前猎人还梦中时,扑到床上咬住猎人喉咙。猎人叫了完了,就唵气了。公豹悄悄进入猎人儿子屋里叼起就跑了。

天亮了,猎人其妻这才发现丈夫被豹子咬死,其儿子被豹子叼走。村人四处寻找在豹窝附近找到猎人儿子尸体。

从此,猎人其妻毁了猎枪。带女儿到外地逃荒去了。

我小时候听过的故事中,最恐怖的就是《人熊外婆》了。

记得那是80年代初期,农村还没有用上电,我勉强能记事的时候,弟弟还浑浑噩噩地啥都不懂。我父亲一直在城里工作,隔很久回来一次,家里只有我们母子仨相依为命。母亲很辛苦,既要起早摸黑地成天伺候那几亩承包地,又要想方设法养好几头猪和一大群鸡鸭鹅做副业。在父亲长期的缺席下,在母亲的不断操劳中,我们姐弟俩大部分时间都像没有父母的流浪儿,在附近的几个村子里到处游荡。

某天快天黑的时候,我和弟弟在外面玩累了,浑身是泥地回到家里,却发现大门紧锁,母亲并不在家。我和弟弟又饿又渴,只好坐在屋檐下等母亲。等了很久,也不见母亲回来。天色越来越暗,我抱着哭闹的弟弟,蜷缩着身子,竟有些害怕起来。久等母亲不归,我只好带着哭闹的弟弟去找住在不远处的大伯父。大伯父一个人独居,见我们姐弟俩一个在哭,一个在哄,就明白我们母亲还没回家,就跟我们做了一个很诡异的表情,问我们想不想听故事?小孩哪有不想听故事的?一听说讲故事,弟弟也停止了哭闹,很快安静下来。大伯父再次对我们做了一个诡异的表情,就开始了他的讲述。↓↓↓↓

很久很久以前,村子里住着一对小姐弟和他们的妈妈(感觉就是在说我们母子仨)。某一天,妈妈出门回娘家,临走前叮嘱姐弟俩不要乱跑,好好在家里呆着,她第二天就会回来。白天的时候,姐弟俩在村子里跟小伙伴们玩耍,玩得很开心。到了天快黑的时候,小伙伴们陆陆续续地回家,姐弟俩也只好回了自己的家。姐姐比较懂事,到了家里就忙着给弟弟弄吃的。正忙着,就听见敲门声,姐弟俩很害怕,不敢开门,就大声问:“是哪个?”外面敲门的就说:“是我!我是外婆!快开门!”姐弟俩听着声音不对,就对敲门的说:“外婆,你的声音怎么怪怪的,又粗又难听?我们外婆说话不是这个声音。”敲门的就说:“啊,外婆感冒啦!鼻子有点堵,喉咙又肿,说话声音就变啦。快开门吧,是你们妈妈让我来照顾你们的。”一听“妈妈”两个字,姐弟俩就没再怀疑,赶紧把门打开,把敲门的人迎了进来。可是这“外婆”很奇怪,穿着一件袍子似的衣服,从头遮到脚,连脸也遮住了,只露出两只骨碌碌乱转的黑眼睛。姐弟俩一见“外婆”这副打扮,不免很吃惊,就问道:“外婆,你怎么把脸都遮起来了?”这“外婆”就说:“我不是感冒了吗?吹不得风,看病先生要我把脸遮起来的。”姐弟俩就再没有怀疑。说话间天已全黑,晚饭也做好,姐姐就去点灯,准备吃晚饭。刚把灯点亮,“外婆”就说:“啊!快把灯吹灭吧,我这眼睛见不得光。”姐姐就只好把灯吹灭。姐姐摸索着盛好饭,端来让“外婆”和弟弟吃。“外婆”却说:“你们外公给我炒了胡豆,让我在路上边走边吃,现在还没饿,不想吃。”姐姐就只好自己吃了。

吃完晚饭就是睡觉时间。此时姐弟俩跟“外婆”已经很亲热了,加上妈妈又不在家,心里多少都有些害怕。“外婆”就问:“今晚上谁乖,谁就跟外婆睡。”姐弟俩就都争着想跟“外婆”睡。争了半天,互不相让。最后“外婆”只好说:“弟弟还小,姐姐要让着弟弟,今晚上让弟弟跟外婆睡。”姐姐很不高兴,但也没办法,就只好让弟弟跟外婆睡。

睡到半夜,姐姐被一阵声响惊醒,好像是有人在吃豆子之类的东西,咬得嘣嘣响。姐姐就问:“外婆,你在做什么呢?”“我在吃胡豆呢。你们外公给我炒的胡豆还没吃完,这会我饿了。”“外婆”说。姐姐一听,不免也嘴馋起来,就跟外婆说:“外婆,我也饿了,给我吃点,好么?”“外婆”听了,默不作声,隔了好一会,才对姐姐说:“胡豆只剩一颗了,你拿去吧。”姐姐就摸黑走到“外婆”的床跟前来,摸索着从“外婆”手里接过来。姐姐拿在手里,感觉这胡豆有点奇怪,细细长长的一颗,表面还有点软。不过她没有想那么多,因为嘴馋,赶紧放到嘴里一咬,却有一股血腥味!姐姐大吃一惊,这哪里是胡豆?分明是弟弟的一根手指!姐姐吓坏了,想哭却又不敢哭,想跑却又迈不开腿。

我和弟弟听着故事,也被吓坏了,望了望四周,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大伯父屋里没有点灯,周围是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一如故事里的场景。我和弟弟正惊恐间,大伯父却停止了讲述,他巨大的黑影矗立在我们姐弟俩面前,仿佛就有“外婆”的轮廓。我和弟弟也想跑,却迈不开腿。

正害怕时,却见一束手电筒的光亮从远处过来,伴随的是母亲焦急的呼唤。是母亲在找我们!我和弟弟高兴得跳了起来,全然忘记了害怕,拼尽全力跑到了母亲跟前,一头扑进了母亲的怀里。

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和弟弟都不敢去大伯父那里,也不敢在村子里乱跑,而是尾随着母亲,寸步不离。

亲们~看完要是觉得不错,记得点个赞哟!

小时候我们村有个最恐怖的传说就是“勾死鬼“的故事一一

我们村东有一个大锅底坑,具说是当年日本飞机扔炸弹炸出来的。

当年八路打死的几个土匪也埋在了那个大坑里。

那个大坑一到夏天就积满了水,四周长了茂密的大树,枝繁叶茂。

传说那个大水坑里有个勾死鬼,每年要抓走一个人。

传说得活灵活现的,说那个勾死鬼是一个7一8岁的漂亮小姑娘,而且穿着红衣服,头上还扎着红绫子!

说也怪,那个大水坑几乎真的每年淹死一个人!

那年夏天,邻居家的小东子淹死了!死时才:7岁,还没上学。

小东子的死,给我们这群孩子造成很大的心里阴影,每次走刚那个大水泡都是胆战心惊的!

那年暑假,我们一群孩子跟生产队的牛官郭子去放牛,还有一个小姑娘叫领小子的夹在这群男孩中间,我们每个人骑着一头牛。

中午回来时,领小子骑的那头牛先跑到大坑边饮水一一

牛官郭子是个残疾人,眼神不济,他猛抬头看见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女孩站在大黄牛旁边。

妈呀一声,喊道“勾死鬼呀”!

领小子虽然是个女孩,却是个愣头青。

“哈哈哈哈!“大笑着向我们跑过来一一

那个郭子吓得当时昏死过去!

我也吓得差一点从牛背上掉下来,当我看清是领小子时,才冲着她使了一个鬼脸说道:

“傻丫头,你是啥时候死的?这么快就受成勾死鬼儿了!“

《小时候听过哪些恐怖传说?》

我是土生土长的新疆兵团人,我讲一个真实而又恐怖的鬼故事。

小时候,大约是1981年,我们连队一位老职工的老母亲去世了,80多岁,也算是高寿了。这家人办完丧事没多久就举家迁往别处去住了。

那套房子就算空下了。 那个年代,房子都是一排排的平房,属集体所有,按需分配。

房子空了半年余,终于,又分配给了一位姓陈的职工,老陈全家就这么喜气洋洋的乔迁新居了。但是,万万没想到,这房子竟然闹起鬼来了。

老陈的老婆在家中竟然见到了这个房屋原先的主人,那位刚刚死去不久的老太太竟然复活了!若隐若现的,还在开口说话呢(此处省略1000字),老陈老婆被吓的魂不附体,整日里战战兢兢,从此一病不起,全家人因此被笼罩在了极度恐怖之中。这日子过的,唉!真是度日如年啊!

老陈是连里武器库的看守人之一,他悄悄将一把半自动步枪带入家中。有天晚上,刚入睡不久,他老婆再次活见鬼,被吓得失声尖叫,用颤抖的手指着床底下时,老陈一骨碌翻身下床果断出击,端起枪就朝床下不同方位"砰砰砰"连开三枪。枪声响彻了夜空,惊动了左邻右舍,很快就被举报到连里,老陈因此受到了连里领导的严厉批评和严重警告。但是,见鬼的事情却并未中止,仍时有发生。

也不知是谁出的主意,老陈到果园里砍了些桃树的树枝,用刀削成了12个桃木桩,找到那位去世不久的老太太坟地,悄悄将桃木桩均匀的钉在了坟地周围,并用土给掩盖上了。

也不知为什么,就是这么灵验,这家人从此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鬼,终于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故事讲完了。

故事背景:老陈的儿子和我是小学同学,其中内幕均出自他亲口自述。关于省略1000字的细节部分,他也是三缄其口,欲言又止,我也不得而知。

关于鬼神,我是不愿意相信的,我更愿意相信那只是人的心理作用,是来自人内心的幻觉。

真人真事:爷爷是我们村老支书,我是长孙,从我懂事起就知道十里八乡的人,大凡去医院治不好的疑难杂症,最后都经人介绍来找爷爷。

爷爷很奇怪,第一从不收人钱,第二治病时间都选在下午太阳快下山的时候,第三永远都是一晚水,用朱砂毛笔画条符,烧在水里给人喝。关键,那些来的人后来都好了。

我16岁那年,爷爷跟我说要传给我,但是要答应他一个条件,吃49天茅山水(每晚子时去当地最惊悚的地方,化一碗水喝,49天不能断,断一天都要重来)。

当时不太懂,就答应了。后来真带我去,去之前千叮嘱万嘱咐叫我看到和听到任何东西都千万不要害怕。结果,一路上胆战心惊的,等到了地方我一把抓住爷爷不敢放手。后来,爷爷请了神化了符,端起那碗水叫我赶快喝,很神奇的是在喝水的时候感觉有东西抢着在喝一样。把我吓得一身汗,后来回来之后病了好几天…

后来,我们家也没有其他人去学,爷爷过世就真的失传了。

再后来,还有乡里人找到家里来,可是没人懂…

小时候听过最恐怖的传说是日本鬼子要来我们学校给所有学生打毒针,当时还在上学前班吧,由于学校里小朋友之间传的沸沸扬扬,好多同学都说下午不去上学了,天真的我信以为真,害怕的不得了,于是当天下午真的没去上课,看到有些同学出门往学校走,我犹豫再三,还是没敢去当天晚上甚至还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梦见日本鬼子拿着大大的针筒来抓我们一家人,爸爸妈妈带着我和弟弟拼命逃,直到自己被吓醒了,醒来发现泪流满面,枕头都湿了一大块后来长大了回想起这件事,猜想其实当时可能是学校统一组织接种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