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扯扯

2003内蒙考古女尸,内蒙古凤棺女尸之谜

小胡知识网 |本文有2310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在我国的考古历史中,出现过一座极为特殊的古墓,让经验丰富的专家们都倍感震惊。

这处古墓的位置位于内蒙古地区,往前推算,这里也是少数民族的聚集地,有很多跟中原地区完全不同的风俗,那种与众不同的神秘感,也是吸引考古学家们的一个重要特点。

而正是那一座古墓,也给人带来了无数谜团,甚至在开棺的那一瞬间,周遭的所有人都倍感意外,也让专家们都想一探究竟。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千年古墓背后蕴含的秘密

事情还要从2003年开始说起。

那一年,有人在内蒙古通辽市科左后旗吐尔基山发现了一座墓葬,专家们迅速赶到了现场查看情况。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每一处古墓被发现,都有可能揭秘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

推荐阅读:古墓生存法则

不过,这座古墓的规模并不大,乍一看也像是普通人的墓葬,可经验丰富的考古学家们认为,这件事没有表象那么简单。

就在大家深入挖掘的时候,一樽巨大的红色棺木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所有人都有点惊讶,他们大多都是经历过多次考古的,但这种红色的棺木,在历史中还是极为罕见。

在很多灵异小说中,作者都喜欢将主角描述成“身着红衣”的模样,在幽暗闭塞的环境中,红色总是能够给人带来一种强烈的色彩差,更有一种“压迫感”。

因此,这樽红色的棺木,在这种环境下就显得极为诡异了。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在棺木上也有一些信息,最容易被发现的,便是一处类似于金凤凰的图案,由于年代实在是太过于久远,棺木的本身或多或少也被侵蚀,看起来也格外阴森。

打开棺木的瞬间,大家又吓坏了。

从衣着上便能看出,墓主是一位女性,而且绝非等闲之辈。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虽然这墓室简陋,可墓主的随葬品却十分精美,光是镏金刻花大铜铎就有 3 件,这种规格,更是极为罕见。

专家们惊喜不已,这次绝对是一个重大发现。

对比来看,当年赫赫有名的辽陈国公主墓,随葬的铜铎也仅仅只有一件,这能陪葬三件,足以见得其家境殷实,并且还有着极高的社会地位。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从2003年发现这处墓穴以来,专家们就开始了缜密的调查工作。

经过对随葬品的深入研究,考古学界已经能够确定,这处墓为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创建契丹国的时期,这也是那些年来发现的最厉害的一处贵族墓。

后来,《中国文物报》、CCTV等权威媒体部门都邀请过几位学者讲述墓葬的最新发现,并对吐尔基山辽代墓进行深入探索。

在媒体行业并没有井喷式发展的十几年前,这些行为也促进了民众对于考古学界的了解。

在这处墓内,主人随葬的还有很多铜铃、银号角一类的物品,头上戴着的也是与传世所见萨满头箍一样的金箍,肩膀上也有日月金银牌。

根据这些便已经能够推出:墓主人应该是一位地位极高的女萨满。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古代,中原文化对于萨满的了解本身就不是很多,根据宋代的《三朝北盟会编》记载,那也是宋朝使者在金朝境内首次见到女萨满,这本古籍也能够证明古时确实有萨满在北方存在。

萨满一般分为两种,分别是家族萨满和职业萨满,家族萨满一般是氏族成员内的指定神职人员,这类人平时也会从事劳动生产,只有在氏族内部有需要的时候才会祭祀先祖、向神灵许愿。

而职业萨满则在当时面对着所有人,他们会为雇主驱魔、占卜、祈福等,随后再收取一定的报酬,所以也被称为一种“职业”。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在这种文化盛行的时候,萨满也被称为神与人的中介者,认为他们能够在人、鬼和神之间互相连通。

不过,这是一种比较原始的,并没有形成统一的模式,感觉上还有点像某种原始的部落文化,只是一个寄托。

那么,放在辽太祖的时代,墓主必然有着很强的能力或地位,才能陪下三个稀世珍宝。

从这个角度来看,墓主的身份最起码也得是契丹的女贵族,能达到如此阵仗的,最可能的便是质古公主。

专家们马上去翻阅了有关《辽史·公主表》的相关记载,这个质古公主的来历确实不小,她本身就是辽太祖的女儿,在当时被称为“奥姑”。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所谓的奥姑,便是契丹中地位最尊贵的女人,契丹人也有这样一个传统:

每当大家举办家庭宴会的时候,要请奥姑在毡帐中“奥”的位置为大家祈福,这个位置也被认为是最为尊贵的位置,能坐在这里的人,非同小可。

并且,奥姑本身就有着女萨满的身份,这在当时也是极为正常的现象。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在大体上确定墓主信息后,专家们便开始从其他角度继续入手。

还是根据《辽史·公主表》的记载,辽太祖确实有一个女儿,名叫质古,可是她在没有受封之前就去世了。

按照辽代的相关资料,这种情况下,她的年龄应该不会超过20岁。

根据其他相关的史书记载,质古的母亲是西域人,他们的女儿应该是契丹人和西域人的混血,这样一来,只要去检测墓主的头骨或者DNA,便能很快得到结果。

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吉林大学边疆考古中心主任朱泓教授。

他很快开始相关工作,结果令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是,这具一千多年前的遗体竟已经有30岁了,而且根据DNA和头骨的检查结果也显示,她并没有与西域人混血的特征,人种为“东亚蒙古人”。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这相当于给所有专家泼了一盆冷水,他们也一下难以理解,除了质古公主外,还有什么人能够得到这样的待遇。

大家只好再去查阅相关的典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可能的结果。

专家们分别查阅了跟辽太祖、辽太宗和辽世宗的相关皇女,能够被尊为奥姑的,还有几个人。

分别是辽太祖的妹妹余庐睹姑、辽太宗的长女燕国公主吕不古以及辽世宗的长女和古典、次女观音这样身世显赫的公主。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除此以外,专家们甚至还查到了辽太宗的长子耶律倍,他因为被迫让位,后来还被追为“让国皇帝”,出于这样的角度,他的女儿阿不里公主也可能是被优待的。

而且,阿不里公主后来嫁给了辽代的大臣萧翰,萧翰在不久之后也被诛杀了。

经过研究,阿不里公主的可能性最低,因为她不仅不是女萨满,还和辽太祖有三十多年的时间差,随葬品不该如此。

既然如此,只好去再度追查其他公主。

从名字上来看,那些带着“姑”、“古”的公主们也极有可能都是“奥姑”。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还得赖后来的元代官员,他们在编写《辽史》的时候,用相同发音的不同汉字来记载,最终还造成了理解上的混乱。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专家们运用了“排除法”,最终只剩下了一个结果最为接近:余庐睹姑。

她是辽太祖的妹妹,自然也是一个时代的。

这样看来,墓中有辽太祖时期的珍贵器物也不足为奇,再加上她的身份本身就是奥姑,随葬品中的法器、号角、鞭子、日月牌等用品也能够解释的清楚。

从家庭上面来看,余庐睹姑的丈夫是契丹的宰相萧室鲁,此人又是阿保机的内弟,按照契丹的相关风俗,两人结婚就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

可这家人的欢喜却并没有持续太久,在907年,耶律阿保机将自己的家变成“国”,并称了帝,那么麾下的其他贵族自然是不愿意的。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因此,契丹的各部贵族都强烈反对,其中就包括了余庐睹姑和萧室鲁,他们都参与了反对阿保机的行动,最终也遭到了阿保机的强烈打压。

913年,萧室鲁兵败自杀,余庐睹姑因为被俘而病故。

史书上是这么写的,不过根据现场的发现,还是能够揭秘一些谜团:余庐睹姑可能不是病故,而是喝了毒酒而亡。

因为在吐尔基山墓主的体内,还是能发现大量的水银。

在她死后,便被埋葬在这处山中,也并没有留下墓志铭或者其他文字能够证明身份,历史便也因此告一段落。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通过考古看历史

若单从古籍的角度来看待这段历史,便会有一个令人不解的问题:

既然余庐睹姑和丈夫反对过耶律阿保机,那么为何又要将如此多精美的物品当成她的陪葬?

通过对随葬品的研究结合来看,便已经能够洞察到那段真实的历史情况。

在914这一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已经有43岁了,而余庐睹姑公主也有30多岁,这一点,也和历史的记载相互吻合。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在古代,就算能贵为公主,在很多问题上依旧是没有选择权的,因此反对阿保机,可能并不是余庐睹姑的本意。

阿保机在妹妹死后,还是予以厚葬,并且随葬了大量的金银珠宝、绸缎首饰,还有一些萨满文化中的器物为她祈福,这也能够看出,兄妹二人之间的感情还是相当深厚的。

可能是在下葬的时候过于匆忙,阿保机并没有来得及为妹妹修建一处豪华的墓穴,不过还是给她安排了一樽精美的红色棺木。

并且,从出土的文物中,还有一个镶嵌着宝石的正方形盒子,盒子上刻着一幅图,图中有一男一女,他们地位尊贵,身后还有随从和侍卫。

专家们推测,这个宝盒应该是萧室鲁夫妇的传世珍品。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总体来说,这个墓是对于辽代考古的重大发现,它也见证了雄踞北方的契丹人所创造出的灿烂历史文明,穿越了千年时空,还是能够感受到古老民族的历史风情。

据说,后来专家们联手精心修复了余庐睹姑的样貌图,若那幅图还原度真的很高的话,也能从穿着打扮上看出悠悠东方古韵。

最终,内蒙古文化厅文物处处长王大方也撰文给出了结论:此处辽墓的主人,正是辽太祖的妹妹余庐睹姑公主。

2003年,内蒙古发现巨大红棺,红棺内躺有一具女尸

参考

1 专家:吐尔基山辽墓主为辽太祖之妹余庐睹姑公主 中广网

2 都兴智. 吐尔基山辽墓墓主人及其相关问题再探讨[J]. 东北史地,2010(02):3-7+99.